痛生

痛苦,是活著的證明嗎?我猜是吧,在過去數年都活在痛苦之中,我想,痛苦,大概是和生存這回事掛鈎了吧。

在九十日不足的時間以後,我便會離開這座城市,這裏雖然有著一些我有所留戀的回憶,但亦是一座充滿痛苦、悲傷的地方,在於我而言,我的過去並非甚麼美好的事,亦不希望生活所經歷的一切、所見的所有事物在每一分每一秒皆在提醒着我不堪回首的過去,對的,我想那些回憶永永遠遠的消失在我的生命之中,它們發生過,令我成長過,這就已經足夠了,我不想每日皆回想着這些過去,告訴着我有多不融入這個世界的過去。

雖然我的家人叫我要在未來要「報平安」,但我覺得,一切還是算吧,還是不要聯絡好了,反正自從我懂事開始就已經不想糾纏於這個家庭當中,一切已成定局,無謂做出那些假情假意的戲碼,我不想那麼虛偽的告訴家人我的近況,一來我跟他們的關係根本不達至我可以「報平安」、講述近況的程度,二來,我根本不大需要別人的憂心和關心,我所需要的,只是一個人靜靜的、沒有人打擾的生活,我也請他們毋須掛念我亦不要打探我獨自在外流浪的消息了,倒不如忘記這一個人的存在算了吧,當我死了也好,甚麼都好,這不要想起我,更不要侵擾我一個人的生活,或者會有人認為我無情,也許是吧,但對不起,我對這個家真的擠不出任何一滴的「感情」,或者以前我十分在意這個家,但這些情感早已因為父母的不近人情而被扼殺掉,所以在他們當天一意孤行抹殺我表達自己權利的時候,就該料到有這樣的一個後果了吧?有時我亦頗擔心我的妹妹,聽到父母想用對我照辦煮碗的方法來「教育」我的妹妹,仍舊使用那一套「唯我獨尊」的價值觀,有時我會覺得心酸和無能為力,明知這樣的方式只會造成對她一樣的傷害,但我卻甚麼也做不了,改變不到現況,更可悲的是,我的父母至今仍覺得自己是「對」,未曾汲取他們對我造成傷害的教訓,也許我的妹妹不會受到同樣程度的傷害,至少她仍有着情感的支援,在家庭中的角色亦未及我以前孤立的局面,但我都不希望她會被那種管教模式給傷害,對的,或者這種無能為力,也使我痛吧。

或者這些痛感,更多是心因性的吧?腦海內總有着數十上千種想要傷害自己的念頭,雖然在很大部分時間我都能壓抑住那些想法,但總有情感崩潰的時候,我也不知道原因為何,總之就會有莫名的痛、憂鬱的感覺,到自己的意志承受不住的時候,又會走進那一個自傷的輪迴,或者,留在這個地方的時候,時刻提醒了我的痛苦,而距離永別這座城市的日子越近,就更似在提醒我是如何一路從這些痛苦中走來,如何在跌蘯處憑自己的意志爬起、再跌下。或許這些痛苦會隨着我揮別這些傷心的回憶而消失,又或者不會,而是一生一世的跟隨着我,作為提示我仍然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最有力證明。可能,我只有在失去意識以後,才能明白到沒有痛苦的感受為何,又或者,痛苦是構成我這一個人的最大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