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路的名字叫情路

唔知道由幾時開始,我總係對自己一啲信心都冇,有住最準確地錯誤嘅直覺,做親嘅嘢幾乎都冇好結果,或者,我嘅情路同我嘅人生係互相呼應緊,同時提醒緊我未來可以有幾咁desparate

或者我嘅BPD就係咁嚟,一次又一次嘅失敗,人生只有責罰而冇鼓勵,somehow充分體現返喺我嘅人生入面,雖然我唔想亦唔願相信,但世界、人生嘅各種事就係不斷咁重覆又重覆咁發生緊。

我一直好努力咁去學點樣喺呢個世界上生存、社交,但有時有一啲技能喺錯過咗supposed學習嘅時間就係呢一世都學唔識。

「痛令人清醒」

我寧願一世活喺一個幻想嘅世界入面而唔需要有太多嘅擔心、煩惱。只可惜,我連我幻想嘅夢境世界都係極度驚嚇嘅。

如果可以,我想一世都唔再面對殘酷嘅現實世界,喺醉後嘅世界入面沉溺。

我對於未來有想像有期望,有我嘅理想同志向,我都想好好生活,但我討厭掙扎求存嘅過程。

但我並冇選擇嘅權利,制度唔容許我選擇,我唯一可以做嘅就只有望天打卦,祈求自己心目中嘅「明天」真係會成真。

再見不到也許人生少不免
但金毛玲,何事秋風悲畫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