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

有些時候,就連我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善良,抑或叫愚蠢。

我就是一個對人如些沒有戒心的人,很輕易就會相信別人,不知叫優點好,還是叫缺點好。然而我也在很努力地改變這一個我自認為的缺點,只是過程並非那樣的順利,這種天真無邪並非一時三刻可以改變的,但這似乎是要獨立在外生活的一項必要的技能。

我總是太容易相信別人,愚蠢得連客套說話和發自內心的說話也分不開來。旁人對自己的讚賞(太多數是說自己聰明甚麼的),我也常常認真對待,不希望辜負任何一個人對我的期望,縱使住住在我之後的回想,都會覺得那是一些客氣、虛偽的說話。

像我一樣的蠢人,總是以真心待人,我想這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吧,但我卻沒有能力避免。我就是一個直腸直肚的人,不懂得轉彎抺角,縱然我很希望學會花言巧語的那些能力,但我似乎並沒有這樣的天賦,使得我總是非常的在意與每一個人之間的關係和互動,但同時害怕他人的關心,因為在我的世界裏,被他人關心是一件何等奢侈的事。在日常生活當中不被當面冷嘲熱諷就已經算是好了,雖然有幾次我又真是聽到那些冷言冷語。當然,做人本來就是一件十分麻煩的事情,再加上自己獨特的身份、特殊的人格,使得整個人生可謂是難上加難,總使我從來不向他人說出自己的身份,甚至可能有時自己亦會思考到底自己的身份是甚麼,雖然答案很確定,但我也會回答不確定,有些事是我覺得羞恥而不願面對的,既不想是在世界中獨特的存在,但我亦無法否定自己的一些身份(Something I can't deny),縱使我努力隱藏着,但「醜婦終須見家翁」,再不願意被人知道的事也終會有人知道的,但我卻能想像人們會因而離我而去,對的,我雖然無法決定自己的身份和存在,但所有各種的線索加總在一起,就像是我活在一個由一開始就決心摧毀我的實驗當中。

真心待人,換來的是甚麼?被人的「出賣」、「背叛」?倒不如下定決心自己一個人。避免被人揭穿自己秘密的最佳方法,就是自己將秘密「解密」吧,但抱歉,我並沒有這樣的能力。說實在,我對於處理人際關係、對他人對自己的感覺的擔憂已經將我逼得快要瘋,還要每日面對這些戴住面具在自己面前假裝友好但又在背後對自己冷嘲熱諷的人,真是對這種生活感到疲累。與其被他人丟棄,倒不如自己先行退出。

對的,我不會再相信任何人了,應該這樣說,我的信任人物清單除了原有的三四人以外,不會再添加任何人了,即使我也很希望能有一個適合且願意的人能被加進這個名單當中,但現實就是那樣殘酷,這,就叫做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