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不覺間,已經在不同的人際圈子之間的邊緣徘徊了三數年的時間。對的,只是在它們的邊緣上徘徊,卻從來都不能進入任何一個人際圈子。在人群中的我孤獨無比,唯一能做去嘗試抽走我空虛感覺的事,就是䚒察,觀察身邊的人和事。

我唯一最熟練的能力應該就是觀察了,雖然這一項能力亦沒有多有用就是了。如果你有一群與你很友好的朋友的話,你能夠在他們言語之外了解到他們的為人、喜好的話,這固然是好事來的,證明你為人的細心、洞察力之強,但這並不是我的情況,我和許多人都不同,我沒有多少的朋友,而在我生活的圈子之中(在現實生活中經常會見面的朋友)的朋友則可謂是沒有,即使有再佳的觀察力,亦毫無用武之地。之不過,可能我是除了他們圈子以外最熟悉每一個人的一個人。

我所熟悉的人是群四散世界各地的人,四個人分散在三個地方,但在不久的將來,就真的叫做「各散東西」了,因為我亦會在短時間內離開這座城市。

想到又要延續在人際圈子之間嘗試融入,要在外地用外語開拓新的人際圈子,其實坦白而言,我覺得頗為擔心,畢竟,我既然在香港這座城市,說着自己的母語都未能加入別人的圈子的話,亦不會期望去了外地就能自自然然認識到其他的朋友。有時候對將來有很多的擔心,擔心將來自己一個人獨立出去的生活,擔心自己生活只能夠是一個人,以及一個人孤單活到老。

甚麼都能帶得走,我的電腦、電話、手錶,我台NAS、Audio Interface、相機一切都有不同方法帶走,人在異鄉,最大的顧忌是情緒支援吧。

我要帶走的是輕量的行李,輕量的情感行李。

然我現在在擔心的是我能如何帶走自己在香港的一切,實在有太多,不知道能如何一件又一件的帶走它們,但另一個問題是,我在那裏沒有一個真真正正屬於自己的住所,要在不同地區、城市搬遷確實會造成不少的麻煩,或許要待我在那邊安頓好,在一個城市住下來之後,才能再考慮將物件搬走的問題。

但到何時我才能真真正正安頓得好,定抑或在自置物業之前只能一直表現出一副「走佬格」呢?

我猜即使在我買到屬於自己的屋之前,都會買不少物件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