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悟

當人大咗嘅時候好似對呢個世界嘅好多事嘅感覺都會變得敏銳咗,應該點講呢,會覺得呢個世界並唔係咁單純。固之然,一個單純嘅世界係一件好事,唔需要諗其他人每一個行為嘅動機,唔需要有太多嘅顧慮,唔需要有太多嘅擔心。

世界俾我嘅感覺就係咁,每人個人都戴住一個厚過橙皮嘅面具,同每一個人交流嘅時候,永遠都唔知道佢哋真正喺度諗咩。始終,世界太複雜,有人為咗喺自己身上得到好處而所謂「交流」(簡單啲講即係打好關係,等日後更加容易可以攞到着數)。當呢一刻有人同你投其所好,同你「傾計」傾到天花龍鳳,但可能喺背後又會講你壞話,面對呢啲人嘅時候,反而我期望佢哋唔好搵我,由得我自己一個人好過,因為我都唔想戴住個面具配合佢哋做戲。無錯我對於「朋友」或者其他嘅人際關係有一定嘅渴求,但唔代表我冇底線。與其要我夾硬扮到同其他人有計傾嘅話,我寧願自己一個人,反正,其實我都開始習慣孤獨,不過,「習慣」並唔代表「鍾意」同「喜歡」,佢哋係兩碼子嘅事。

即使睇落我同每一個人都傾得埋,但我都算一個觀察力比較強嘅人,喺我心入面就好似一個database咁,紀綠每一個事件,無論關唔關我事也好,然後計算佢哋搵我嘅動機,呢一切嘅嘢我心入面必然係有一個尺度去衡量,只係我從來唔會同其他人講、去呈現出嚟,所以雖然其他人覺得我同係人都傾得埋,但其實我心入面亦有好多其他顧慮同衡量嘅事。所以我可以大膽總結出,喺我身邊搵我嘅人離不開「攝時間用」、「R着數用」、「收風八卦用」、「投其所好用」,真正認識我同我有心靈交流嘅少之又少。當然又唔係完全係其他人嘅責任,最主要係,我對身邊所有嘢都有一個好強嘅防範心態,呢個係一個成長期間所留落嚟嘅㾗跡。

可能因為冬季來臨,成個人嘅動力又開始下降,起身,咩都唔想做,繼續瞓,真係再瞓唔到,就攤喺度乜都唔想做,正如呢篇嘢,由我有感而發到真係打出嚟嘅時候,我都拖咗幾日。當喺低緯度地區都會咁,好難想像將來喺高緯度地區會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