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吧

來到2020年的尾聲,固然許多人想它盡早消失,而我亦不例外,除了對於2020打亂我一切計劃的恨之外,亦是自己對於2021年「未來」生活有所憧憬有關,個當然,憧憬歸憧憬,現實歸現實,我都頗有把握,在異國一下飛機就可以開展一塌糊塗的生活,當然亦使得我個人非常的擔心、㥬惶、不安,但要面對的總要面對,雖然明知人在異鄉人生路不熟,但卻選擇在當地開展生活,這是否叫愚蠢?我也不知道,可能time proves,也許會狠狠打臉我,但我,真的不知道。

每日做各種不同的Research已經令人心力交瘁、在外國定居(我只知道德國的情況)是一件浩大的工程,首先要租樓,然後既要辦理入籍的手續,又要開辦銀行戶口、開通寬頻、流動數據。總不能㩦着幾百歐羅的現金在街上遊蕩吧,但銀行戶口又不是在一兩小時內就能順利開通的事,要開銀行戶口要先入籍,話雖容易,但申辦的過程充滿不確定性,又要在香港先完成租樓的環節,盡量減少可能出錯的機會,或者在出發前數星期,一切不確定因素都變得明朗之後方能使自己精神放鬆下來。但感覺初到德國,就會是一個「空空如也」而甚麼都無法完成的死循環。

而我就是那一種,無論做任何事都要不斷擔心,做完每一個決定之後都會害怕有沒有出錯,可以這樣說,焦燥和不安,從來未在我的生命之中消失過。有人覺得長期沒有自信、對各種事都擔心反而會增加出錯的機率,但我又能控制嗎?你能叫一個去廁所在鏡入面見到自己樣子的虛像而會想嘔的人感到自信嗎?反正我一早認定自己和一個失敗的實驗品沒有甚麼分別,再出錯,似乎都沒有大差別。

人在異鄉,我唯一擔心的是身外物,生命是否安全、是否健康對我而言根本不重要,因為失去身外物的我根本無法活下來,如果我失去身邊的財產,相信連垃圾桶裏的廚餘都比我有價值。實在過於擔心,擔心將來的生活、細節,以致沒有一天能安睡。不,應該這麼說,我也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安睡過了,在我記憶裏的而且確有睡得舒服的日子,我也相信曾經有這麼一段日子,但這段記憶對於我來說有點陌生,這種安睡的感覺,好像已經有幾年未有感受過。除了那些該死的抗抑鬱藥使我每夜睡眠都大汗淋漓之外,還有那些惡夢,極力摧殘我生存的意志,不過也不可歸於它們,畢竟,我生存的意志本來就夠薄弱,要不是也不需要服那些死人藥。有人說精神健康的問題就像腦內的一場感冒,但對於我而言,這絕非一場甚麼感冒,而是,我本人本來就是這個樣子,我的人格、個性本來就是這樣,我也無可奈何。

我目前最擔心的是,我到德國後首幾天、幾星期、一兩個月的生活,到底會是如何,沒有人知道,有許多繁複的手續要辦,那又如何?因為根本沒有人能幫我,我爸早前說,如果有人照應會更好,老實說,我也害怕孤單,但我覺得自己某程度上享受一個人住(至少不是與家人同住)的生活,喺一擔心的是財物被盗,畢竟德國治安如何,我並沒有一個很清楚的概念,固然有人照應是好事,但那來的人?當然我想有我熟悉的人一起去啊,至少能互相照應,我也想有個伴啊,但這些都只是一些不切實際的遐想,那可以怎樣?不就是繼續自己每天不斷擔心、焦慮、不斷做research但又冇結果嘅生活,因為除了這樣,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些甚麼能排解我焦慮的心態。

然而雖然叫計劃了、research了一段時間,但感覺還有很多未計劃好的部份、事情,但你問我有甚麼未計劃?其實我也不知道。

如果這一切有幸成真的話,固然我亦不介意各位與我聯繫,至少可以令世界少一個像我一樣在面對未知而panic的人,也是我的福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