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只會係可悲

其實我個人覺得,喺世界上生存從來都唔係一件容易嘅事,特別係我同其他人好唔同,由細到大都不斷有自尋短見嘅念頭出現,當然我以前會以為每個人都會有嗰種咁強烈嘅諗法,只係每一個人都有好強嘅意志力去刻服嗰一種諗法咁解,去到最近先知其實好多人就算面對幾多嘅挫敗都未必會有呢種感覺嘅浮現,所以其實我應該佩服自己有咁嘅意志力去同呢個一直支配咗我人生嘅諗法對抗咗十幾年?定抑或應該要Blame自己嘅無知搞到抌誤咗治療嘅最佳時機?其實我唔知,不過其實都唔重要。因為重要嘅係當下嘅結果,或者有啲嘢係相輔相成嘅,可以用一個cycle去諗,如果我唔係以為每個人都有咁嘅意志力先生存得到,或者我一早已經唔存在,但又因為呢種意志力促成咗我倔強嘅人格,又可能係呢一種人格令到自己更易諗埋一邊。

不過無論點都好,一切都係定局。

有一種人鍾意感情用事,雖然佢哋望落有幾咁理性,而佢哋共通嘅特徵係,通常都好多情,但現實係佢哋好難搵到有人對佢哋好,因為即使開頭有人願意付出,到最後都會頂唔順而離䦒,一種多情嘅人得唔到愛,果然夠晒諷刺,但呢個係現實,而呢種人,叫邊緣型人格障礙。

有人同我講過呢一段說話——「如果明知佢有BPD,但冇心由頭陪到佢落尾嘅話,寧願佢由一開頭就唔好出現,都好過中途俾人揼低。」,我自己都覺得係幾有道理,但現實係永遠都會有咁嘅人,有唔少嘅BPD患者亦會因為有呢啲嘅經驗而自己拒絕「情」嘅出現。或者係咁,久而久之就變成一個真真正正嘅邊緣人。

所以有時見到其他人有群聚嘅時候,而我永遠都係一個人匿喺一個角落入面,用IG observe住各種唔同嘅事。

當其他人歡笑打鬧嘅時候,而我只能夠喺social media上面叫春,抱怨自己有幾咁嘅孤獨。

Ich kann ihn nicht mehr lieben, denn er liebt mich nicht, und keiner liebt mi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