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活着,到底是生活,抑或殘存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麼一種感覺,自己擁有的時間,根本過份地多,過於空洞。

我就是這麼一個人,生活完全談不上充實,甚至認真說,自己根本不知道每一日的自己在做甚麼。

曾聽說哪位,說生命滿有意義,對的,生命是可以有意義的,但只適用於那些與他人有聯繫的人。

所謂有意義的生命就是一分一秒都被填充的生活。

我也寧願我過的是那種生活,成為一個socialite,無時無刻都有幾十個朋友圍在自己身邊,至少不會感到孤單吧。

老實說,我是一個停不下來的人,或許是與人格有關,只要有絲毫沒有東西可以做的時間,人就會感到空虛。

我不知道其他人會否也感到同樣令人沮喪的感覺,但我則是那種承受不到這種感覺的人,停下來一秒足以讓我叫苦連天,放幾十天的長假期更是叫人崩潰。

我都好想會有朋友約我,但我就係嗰啲冇朋友嘅邊緣人,每日嘅時間就係好空洞咁虛耗,甚至係自己都唔想再起身,因為每次起身,要面對嘅就係呢個無聊而冇得逃避嘅現實世界。

不過可悲嘅現實係,我唔靠藥物我係瞓唔到,即係點?就係明明冇嘢做都要起身發呆。

我舊年三月到十月頭嘅時間我會形容為我人生最開心嘅一段時間,至於點解?好多喺現實識我嘅人都知呢一段係我同呢個世界聯繫最高嘅一段時間嚟。

嗰段嘅時間入面,無聊有friend吹水,做嘢永遠有人一齊陪你做。

不過,好可惜,一齊都係過去。

不,沒有就是沒有。

不,我無怨無悔。

好的也行,我欣然接受。

壞的也罷,我全無所謂。

不,沒有就是沒有。

不,我無怨無悔。

付出代價了,一掃而光了,全都忘懷了。我才不在乎過去,我用回憶,點燃了火。

我的哀傷,我的快樂。我再也不需要。以顫抖的聲音,一掃而光我的愛人,永遠一掃而光。

我又從零開始。

不,沒有就是沒有。

不,我無怨無悔。

好的也行,我欣然接受。

壞的也罷,我全無所謂。

因為我的生命,因為我的喜悅。

從今以後,有你才有我。

——<<Non, je ne regrette rien>>—Edith Piaf

如果你有與趣知道更多關於我嘅嘢,你可以subscribe個email newsletter。

[email-subscribers-form id="1"]